美媒盘点史上最佳军事失败:特洛伊沦陷致罗马诞生

发布时间:2018-06-20 03:00:06

美媒盘点史上最佳军事失败:特洛伊沦陷致罗马诞生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5月24日发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詹姆斯·霍姆斯的文章《有史以来5次“最佳”军事失败》称,编写包括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到最出色和最糟糕的舰船或飞机的一切事物的排行榜是人们司空见惯。本文试图给历史上的军事失败排名——这种事情之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做,是因为历史学家和战略家倾向于关注胜利者。

  日军对珍珠港的空袭带来了美国在政治和战略上的有利局面的一场战术转变。实际上,就连战术上的逆转对美国海军来说本来也可能糟糕得多,正如切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在抵达檀香山指挥太平洋舰队时所指出,日本飞行员的错误在于打击舰队,而不是使舰队的作战成为可能的基础设施。因此,太平洋舰队的恢复速度才能如此之快。

  因此,很少有哪位美国领导人会希望重演12月7日的战斗,无论他们多么真诚地惋惜美国海军的惨败,或者为美国军舰“亚利桑那”号或“俄克拉荷马”号上的阵亡将士感到悲痛。

  想想看。这场袭击使事情对国内政治家而言变得简单了。正如好莱坞版本的山本五十六所说——而现实生活中的山本不那么雄辩地所说,珍珠港袭击唤醒了沉睡的美国巨人,使之满怀歼灭日本帝国的坚定意志。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及其助手充分利用了这种意志,从而动员了大规模的工业和军事上的努力,帮助同盟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获胜。珍珠港惨败的代价仅仅是几艘战舰。

  假如当时美国航母舰队停泊在港口中,或者日本帝国海军进一步乘胜追击,摧毁美国海军的燃料储备和后勤基础设施,那么1942年的形势真的会非常糟糕。实际情况是,舰队的一部分保存下来,足以使海军上将尼米兹——他确信,新的美国海军正在国内的造船厂建造——能够几乎是即刻使航母特混舰队投入对日本控制的太平洋岛屿的空袭。

  因此,到1942年年中,战局就变得对美国有利了,并且永远不会逆转。珍珠港似乎只是一场惨败而已。实际上,这是一次让美国人投身于战争的短暂挫折。它所带来的代价低于看起来的程度,并迫使美国海军在航空和海底作战等领域做好准备。

  50年前,越共游击队对南越的城市发动了大规模攻势。他们想表明,尽管面对的是一个超级大国,他们依然是生机勃勃的力量,他们希望唤起南越民众进行反抗。越共在战术意义上损失巨大,但在战略意义上获胜。像塞莫皮莱山口的斯巴达人一样,他们的武力壮举产生了要比战争场面深远得多的战略和政治影响。

  正如流行的传说所讲述,春节行动并没有立即使美国的民意垮掉,但却的确促使美国人质疑华盛顿对越南战争进展的乐观预测。它促使林登·约翰逊总统放弃竞选连任,允许理查德·尼克松按照旨在使美国从东南亚脱身的政纲竞选。最后,它还在战时打乱了美国人民、其武装力量及其当选的领导人之间的关系。

  总而言之,春节攻势使越南人以通常的作战部队永远不可能达到的方式走上胜利之路。

  美国的国父乔治·华盛顿单凭自己就能填补军事耻辱的一个分类账。华盛顿本会在1776年8月在长岛造成其大陆军战败,当时英国红衣步兵发动了一场两栖攻击,令其猝不及防。大陆军在极坏的天气掩护下乘船撤离到曼哈顿岛。

  紧接着,华盛顿本会再次在曼哈顿使军队遭受失败,当时红衣步兵再次包抄了他。然而,大陆军再次涉水逃脱,这次进入新泽西州。华盛顿做到了极不可能的事——两次。长岛和曼哈顿的失败几乎没有什么可取的特征,除了其结果本来会糟得多之外。

  这场溃败也促使华盛顿进行了一些认真的反省。他放弃了异想天开的想法,即他的临时拼凑的军队能够在传统战场上击败欧洲最优秀的战斗力量。华盛顿及其一伙兄弟——著名的是罗德岛的宠儿纳塔奈尔·格林——制定了一项避免决战的费边战略,进行了持久战,最终在法国人的帮助下,带来了有利于美国独立的局面。

  简而言之,华盛顿在1776年躲过一劫——幸存下来,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局面本来会更糟。

  罗马人似乎对他们的城市是如何建立的没有清楚的认识。他们复述了两个相互竞争的故事,即罗穆卢斯和雷木思的故事,以及埃涅阿斯及其来自特洛伊的难民同胞的事迹。当然,是荷马使得希腊围困特洛伊成功的故事成为不朽,故事发生在公元前1260年至1180年之间的某个时候。罗马诗人维吉尔接着讲述了特洛伊幸存者逃亡的故事。据维吉尔的拉丁文史诗《埃涅伊德》说,幸存者经过多次冒险后抵达意大利,并在台伯河畔建立了罗马这座城市。

  如果你认为维吉尔讲述的是历史而不是神话,那么这场失败就导致了罗马的诞生。虽然罗马的特洛伊创始人是否取得了任何程度的辉煌是值得怀疑的,但他们的后代取得了很多成就。雄踞一个共和国、然后是统治了地中海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罗马人,可能对特洛伊的沦陷并没有什么遗憾。也许可以说,特洛伊之死是为了罗马能够活。

  如今评论家们竭力劝告历史学家,使之认识到,希腊人在塞莫皮莱山口抵御波斯人的入侵是一场失败,而不是胜利——就好像这在某种程度上减损了他们的成就。是的,塞莫皮莱之战在狭隘的战术意义上是失败的。诚然,希腊守军战斗到最后一人。但他们的勇敢所产生的战略影响却对整个希腊和薛西斯的军队产生了涟漪效应。战斗使希腊城邦勇敢地团结起来形成反对波斯的共同事业,而不是兄弟阋墙。

  塞莫皮莱是一场为战略胜利奠定了基础的失败。一年后,一支希腊军队在普拉泰亚的田野上集结,并最终击败了薛西斯部队。很难想象在其他情况下历史会如何发展。如果没有塞莫皮莱之战,普拉塔亚战役会是什么结局,如果希腊在普拉塔亚战败并遭受奴役,它是否会享有文学艺术的黄金时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现代西方如何在没有希腊遗产的情况下会出现吗? 塞莫皮莱是挽救了西方世界的战术失败,因而作为有史以来最佳的战败载入史册。最终,有时候,失败者会兴旺发达。